十月

今天想小歇一下,整理一下这段时间干的,思考下我是什么,想想以后的事。

我是一个很懒的人,生活、学习、思考,对于所有的事情都是这样,就像一个玩世不恭的纨绔公子,必须要我感兴趣,或者是被逼着,才肯干事。这样不好,也一直在尝试改变自己,以前的话,如果没有人提醒我督促我,那我就会控制不住自己去放下要干的事,现在我会给自己施加一些或积极或消极的心理暗示,逼迫自己去学习,压抑心性是很难的事,我很容易受环境影响,又很喜欢想一些有的没的的事,我需要更成熟一些。

特别想谭总,以前带队不需要担心,我只需要跟在谭总后面做小跟班就好了,看着谭总操作,学好就完事了。比赛的时候也不需要想那么多,有谭总在呢,没那么多压力,大不了就是爆个零,再说了有谭总在呢,一直都是在心里想着谭总啥都会,都搜得到,每次遇到不会的,也不肯去多搜多想,一直都是等谭总的说法了。

但是这样不可能有成长哇,要是一直这样,我怎么配带队哇,那不就是一个纯混子了咩,如果这样下去会让对我抱有希望的那些人失望的。一定要做出改变,之前惰性频发,一直窝在寝室不想来实验室这边,所有“在寝室也一样搞学习”的想法都只是我懒惰的借口罢了,事实上在寝室里又能学些什么呢,室友们都在玩游戏,风气是怎样的自己不清楚吗,还有“带室友搞学习”,难道不可笑吗,已经两年了,效果是什么样的难道没有B数吗自己心里,还是太懒了,一懒,就想瘫着,就想摆烂,这不就是废物的转化过程嘛。

不能用没人督促来作为不思上进的借口啊,为什么自己的学习要别人来督促呢,不应该本来就要学好的吗,看看自己这个样子,是大佬吗?显然不是,那么别人大佬一直在学习,我又凭什么这样懒下去呢,为什么不能坚持下去呢。英语四级没过,考研没有准备,网安学艺不精,这样和在寝室摆烂的,实际上没区别吖,只是一个在实验室混日子摆烂,一个在寝室好歹还玩到了游戏罢了。

回想一下我的实验室学习路程,有几个挺重要的转折点。

其一,是刚入实验室那段时间,特别是寒假,一路高歌猛进,学习劲头最大,但是后来被疫情困在家里,又捡起了本来抛下的游戏,混了足足一个学期和暑假,中间的比赛全都是消极对待,这样的后果就是太菜,在后面的国赛里因为差了我那道 web 进总决;湖湘杯也是因为我忘记改密码导致队伍被打穿;NSSC 的时候个人赛因为忘记了 cat 出的 php 文件内容不会直接显示在网页上,错失第一,团队赛上的贡献聊胜于无。

其二,就是我自觉太菜,感觉学得很难受,学习劲头到了谷底的时候,一次比赛结束之后,谭总和我聊天,就和我说了他对我的希望,还聊了之前我研究的小思路对那次比赛的帮助,说要我鼓起劲来好好搞,直接给我打了一卡车鸡血。

其三,是大二寒假在家偷懒,不肯学,不想学,开学之后也深感没啥意思,就去找黄总,借口说想去考研,那是最没有学习目标,也没有学习劲头的时候了,黄总问了我个问题,把我从悬崖边拉回来了,“你确定你现在去准备考研能坚持下去吗”,现在再想起来,真不可能坚持下来,说不定当时如果黄总什么也不说,放我走,那现在我应该会每天在寝室打游戏吧。

其四,当时一直很缺乏自信,后来挺怪的吧,无论是哪个比赛打得好,都带给不了我任何高兴,只感觉自己越来越菜,后来做了某比赛的一道题,全场零解,终于三天里面把它复现出来,而且还是一血,当时那种感觉,就很奇妙,彷佛自己一下子就起飞了,而且还认识了出题人和一些别的师傅,就自信一下子就出来了,就很神奇。于是后来的 cstc 和铁三也拿到了不错的成绩。

其五,是自己突然又不想打比赛了,想养老了,但是想了很久又把自己拉回来了。

仔细想想,似乎除开大一寒假,我的其它三个长假都在摆烂,唉……回想了这么久,突然发现自己的状态一直都是沉沉浮浮,非常多的时候都是看着自己的心情在决定学与不学,所以学到的东西又浅,自己的知识面也很窄,才会一直待在谭总的庇荫下,早就该走出来了。


最近打了拟态强网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只是很可惜线下没了,改成了线上,不能去南京旅游了,直接哭死呜呜呜。(但是队友实在太有意思了)

还打了 Byte,也有个挺有意思的,没进属于是可惜了。


接下来继续好好学吧,希望我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队长,带好这个队,也早日成为大佬吧QAQ

不管怎么说,既然我可以连着四五个小时失败和重开四百多次的冰与火之舞同一关,那还有什么我坚持不下去的事呢。


最后随便提一嘴感情方面

—— 么必要啊